活動集錦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 > 活動集錦

疊嶂矗霄阿掖山

詳細介紹:

阿掖山位于安東衛東側,是由觀山、轎頂山、筆架山、慈眉山、鰲頭山、鳳凰山、金牛嶺等山峰組成。安東衛占城東北角便是依山而建,其山余脈向東南伸入黃海,造就了現在嵐山港的海底基礎。阿掖山縱橫幾十里,方圓十五平方公里,主峰老爺頂海拔314米。這里峰巒疊嶂,云霧繚繞,怪石幽谷,冠于群山。自古便有疊嶂矗霄真如畫,天成景色即蓬瀛”的美稱。


  光緒《日照縣志》援引《方輿記要》云:“掖作夜謂臨海霧氣常昏如夜,故名”,因諧音故稱“阿掖山”。


  安東衛志記載“阿掖山……形勢端重,冠于群山誠一方巨鎮也”。


  阿掖山不僅山清水秀,而且奇石怪景頗多,順山而上,穿石門,過石墻可達主峰“日觀石’,處。其石“巍峨峭拔,紱繞如椅望”。佇立石上,東望可觀縹緲的車牛山、達山、平島三島,此三島被謂之日照海上的三顆名珠。附近海域魚類資源豐富,是我市主要漁場之一,島上是許多珍稀鳥類的棲息地。南望可窺秦山海市佳景,古志述其秦山海市謂“其山半出水面,如沉如浮,遠望云天一色。每到春夏之交,變化無常,時如樓臺城廓松竹人物之狀”。西望可鳥瞰古城安東衛的風貌;近看嵐山港雄姿,港區的繁榮景象可盡收眼底;遠眺在落日的余輝中,繡針河水的粼粼波光依稀可辨;夜晚,可感受石臼、連云兩港的輝煌燈火;清晨,可觀賞日出扶桑的勝景。登山途中還可看到“蛤蟆聽經”、“蒼鷹喚海”“石門石墻”、“萬卷書”、“金盆底”、“磨劍石”、“石船”、“飛來石”等形象生動的景致。


  阿掖山上自然洞穴名聞遐邇。位于主峰西側的水簾洞,古人曾言“雖赤旱炎蒸,甘寒清冽,水自上而下籠罩洞口如簾”,因此而得名。自古以來,文人志士前來結游不斷,題詞、詩句,刻滿洞壁,至今猶存。對其勝景衛藉本衛指揮胡然奇賦七絕以志:


  千里雪瀑掛長川,玉井濤飛峰頂泉,

  點點珠垂非用線,水晶簾底月初圓。

  水簾洞以南有梅花洞,洞前蒼松相掩,于洞口聽松濤如山呼海嘯。

  主峰東北側有桃花洞,洞前山勢險峻,磴道崎嶇,洞內可容數十人。此處可遠觀“鷂子崖”,在陡壁懸崖之上布滿山鷹的巢穴,有大膽者可從懸崖頂部用繩索縋下,在與山鷹的撕打中獵取鳥蛋。


  在“蒼鷹喚海”上方有一邵平洞,洞口旁有一古老山茶樹,繁枝茂葉掩映洞口。據說以此茶為主,佐以其他泡制的“仙茶玉液”可醫百病。


  主峰北側有一能容納數十人的陳僧洞。據安東衛志記載“陳僧,元時煉丹于阿掖山之洞,后破壁飛出,今洞以陳僧名”,遺跡尚存。此地以陳僧為仙人,故又稱此洞為“仙人洞”。此洞的神奇在于,進洞后言大,數十人可同時坐臥;言小,只可七八人倚壁小憩。這要看游客對此洞的虔誠態度。


  在皖云觀下方還有一處洞穴,深不見底,掩映于峭壁之下,至今無人敢進,有待今后探險者考查其祥。


  阿掖山上不僅有天然的幽谷深洞,秀麗的自然風景,而且還有幾千年以來一脈相承的文化遺址,這足以說明安東衛悠久的歷史文化是何等的燦爛輝煌。


  阿掖山東側有一唐代寺廟,是屬東南沿海最早的寺院之一,其建筑規模之宏大也是鄰近廟宇無與倫比。廟內佛殿三座,東西各有一排廂房,正殿內塑有十八尊羅漢,一尊臥佛,塑像宏偉壯觀,栩栩如生。佛院內有巨鐘一口,晨鳴一百零八響。明時衛籍舉人趙應元《山寺晨鐘》中寫出了臥佛院的佛堂盛事:


  “開門梵宇曉山空,一擊鯨音萬壑通,

  嘯月野猿歸別澗,避煙馴鶴唳蒼松。

  老僧猶坐殘燈畔,行客俄驚逆旅中,

  百八頻敲聲欲盡,朦朧曙色漸生東”。


  佛院內有三株千年銀杏樹,今存兩株小株高28米,蒼翠茂盛,世為罕見。大株高29米,臥佛院曾毀于大火,重修于元大德九年,有潘文炳所書重修臥佛碑”立于其間為證。

位于阿掖山主峰東側,另有一處寺院,名曰觀云院又@稱皖云觀,俗稱上寺,是屬道教之地。此院建于至元元年@(公元1264年)也即南宋景定五年。廟前為深澗,澗兩側遍生金銀雙花;院外圍以竹樹,繞以清流;危石峭壁,山鳴谷應。春夏之交,野花掩映,清香飄逸;飛瀑清泉,絢麗多姿。宴飲于院臺之上,看日出扶桑觀海市三島,可謂神仙之地,是阿掖山難得的一處景觀。


  觀云院前有古洞數處,掩于危石峭壁之下。院中曾發現兩塊元代碑刻,其一為無字碑,碑高1.65米,寬0.60米。無字碑在我國現存的已不多見,而觀云院這座無字碑所示何意有待研究。


  位于阿掖山峰頂,西南側一片開闊的平臺之上建有三元行宮,系明代安東衛指揮使王世祿與安東衛紳士胡承烈共同操建。安東衛志云:“上出霄,重下臨無地”。言其廟堂地勢極高,登廟如臨云端,寺院之下,云霧繚繞,虛無縹渺,如人仙境。


  阿掖山不僅山勢雋秀,而且有豐富的林業資源和鳥類資源。山風掠過,林濤涌動,綠波漫卷;松香陣陣,沁人心脾;空山鳥語,令人心曠神怡。春夏之交,山坡綠茵之中蒿草青青;紅、蘭、白、黃各種野花爭妍斗奇;野菊花、蒲公英、旱蓮、百合、仙鶴草、白頭翁等幾十種中草藥材漫山遍野;尤其阿掖山主峰老爺頂上的柴胡更為名貴,是難得的中藥珍品。


  阿掖山植被豐厚,涵養水分,大旱之年仍流水不斷,泅需四方。山、水、林、鳥相互依存,休戚與共,構成了自然和諧的生態環境,真乃青山悠悠,綠水悠悠也。


  清代享譽“南施北宋”的著名詩人宋琬,登阿掖山后曾留下傳世之作,曰:


   未雨山如醉,既雨山如醒,

   遙遙山云間,蒼翠無時定。

   我攜筇竹杖,捫蘿踐危磴,

  平穿鷗鷺群,幽造鹿麋徑。

  高峰矗層霄,突兀有馀勁,

  鳴鼓云色搖,吹簫谷聲應。

  僧房山鳥棲,松際孤煙凝,

  薄暮投石床,闌干醉復憑。


  人曾言道“黃山歸來不看岳,登岳歸來不看山”,然而阿掖山自有阿掖山的山野情趣,如水簾洞中東牟郭毓賢題壁所言一樣“莫道撇巖石,珍玳各不同”,這應是游阿掖山最好的緣由注釋。


發表日期:2018/12/20  瀏覽次數:445
优优影视-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