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動集錦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 > 活動集錦

海上碑及作者

詳細介紹:

在嵐山漁港內,離岸不遠有一大塊礁石。漲潮時,礁石被海水淹沒,落潮時露出水面。在這礁石朝北的面上,刻有明清時代蘇京等人的題詞。這就是著名的嵐山海上碑,也是嵐山地區唯一未遭破壞保留至今的古碑。


  碑文處在一個摩崖斜面上。共五幅文字。“星河影動”,“撼雪噴云”兩幅是明末的蘇京題寫。“萬斛明珠”、“砥柱狂瀾”兩幅是與蘇京同時的王鐸題寫。“難為水”是清初的閻毓秀所題,較蘇、王二人題刻稍晚。


  蘇京的祖先是江蘇泰州人,明朝初年隨軍征戰有功,封為百戶,戍守安東衛,從此定居。傳到蘇京時,已是明朝末年。據《蘇雨望墓碑》記,蘇京“品直干濟”,很受時人推重。明崇禎十年(1637年)中進士,官至監察御使,曾赴陜、晉前線與李自成起義軍作戰。又七年,明朝滅亡,清軍入關。蘇京在復明無望之后,回鄉隱居過一段時間。后因怕擔“反抗朝廷”的罪名招來滅門之禍,遂于1647年入朝覲見清世祖順治,表示歸順。被授原官職,后死于福建任上。估計海上碑的刻立,應在1644年明朝滅亡,蘇京歸鄉之后。


  王鐸,河南孟津人,進士出身,做過明朝的禮部尚書,明末清初著名書法家。與蘇京是摯友。明亡后,他來拜訪蘇京,曾為蘇京之父蘇雨望墓碑撰寫碑文并親筆書寫。這就是傳世的《蘇雨望墓碑》。碑文長達千字,除敘述蘇氏淵源外,還重點記敘了蘇雨望出類拔萃的才干、禮讓孝悌的品質及急公好義扶危濟困的事跡,相當于一篇“蘇雨望傳”。其景仰之意溢于言表,突出表現了他與蘇京的友誼。海上碑的題刻就是他這次來安東衛時寫下的。


  閻毓秀,山西榆次人,武進士,康熙十年至十八年任安東衛守備,為人“戇直廉靜,不阿上官,不徇私情,任九載,地方安堵。”離任時,地方上為他立“去思碑”。(見《日照縣志》)是一個較正直的官員。他的題刻應該是在任安東衛守備時完成的,與蘇京時代很相近。


  海上碑處在煙水浩淼的海州灣北岸,隔岸遠山橫亙天際,灣中島嶼蜃景飄渺,近岸雪浪翻涌,如千萬條玉龍游動。潮漲潮落,云起云飛,氣象闊大雄渾。陰晴風雨,季節變換,海上景色時時不同。風平浪靜時,海天一色,風暴來臨時,怒濤連天。許多古老神奇的傳說更使海上景色具有幾分神秘的色彩。這里既是觀海遐想抒發情懷的好去處,也是摩崖刻石的好地方。但是,古人把字刻在漲潮線下的礁石上,而且三人都看中了這一塊礁石,還是耐人尋味的。


  蘇、王、閻三人生活在明清之際,他們在同一塊礁石上刻下了意境相近的碑文,說明三人有相似之處。立傳樹碑,自古就被人們認為是不朽之舉,可以傳之后世的。但立碑需要具備一定條件。首先必須有經濟實力,窮困不堪的人是做不到的。其次是須有聲望地位,不是誰都有資格可以隨便涂鴉的。第三也是最重要的,題寫人要有德行學問并且自信他的題刻不被后人詬病。這幾條,蘇、王、閻三人都具備了。他們都做過大官或正做著地方長官,錢財、聲望都不成問題。而且,他們三人性格品行有共同之處,蘇京“品直干濟”,王鐸與蘇京是摯友,自然同氣相求,閻毓秀“戇直廉靜”。也就是說他們都自以為或被別人認為是品行端正、性格剛直的。這樣,兩位前明遺老,一位清朝地方官就找到了共同點。他們在同一塊礁石上抒發著近似的情懷。盡管嵐山依山臨海,山崖、礁石可供摩崖刻石的地方很多,但他們還是走到一塊了。


  海上碑上的題辭,從字面上看都是應景文字,但情隨境生,景因情異,作者的感情蘊涵在景語之中,是掩飾不住的。“星河影動”是夜景。當星月皎潔,潮平波穩之時,萬頃大海空闊寂寥,微波上跳動的月光如碎金細銀,變幻閃爍。“星河影動”之時,正是每天兩次潮漲潮落之間的平靜期,這一平靜期很短暫,很快就會被下一輪狂濤奔涌的局面所代替。蘇京在明亡之后干了些什么,文獻記載不詳,由于他后來又做了清朝的官,該是入了《貳臣傳》的,故民間傳說頗有微詞,說明朝亡在他和李自成手里,崇禎皇帝至死還在怨恨蘇京云云,自然難以采信,因此不敢妄論。但他在經歷了山河易主、改朝換代的巨變之后,月夜彳亍于這荒涼的海濱,面對海面上浮動變幻、轉瞬即逝的光影,心中自有難言之隱。當時的形勢已不允許蘇京有更多的說和做的自由了,他只能把眼前情景化為“星河影動”四個字,刻在石頭上,把感慨藏在心里。


  “撼雪噴云”是蘇京題刻的重點,位置居中、字也大。這一定是白天的景色。今天,我們站在岸邊,漲潮的時候巨浪滾滾而來,每一個撞在礁石上的巨浪都會隨著一聲巨響化為一堆雪霧沖天而起,“撼雪噴云”的形容,真是再貼切不過了。同時,這四個字還隱含著對礁石的贊美:它在狂濤巨浪面前屹立不動,才產生了如此壯觀的景象。很難說,這里面沒有蘇京自況的味道。


  王鐸題的“萬斛明珠”與“砥柱狂瀾”是豎行文字,在蘇京題字的左邊。“萬斛明珠”所描繪的是夜景,而且是夏天的夜景。夏天,隨著水溫的升高,海水中會發光的浮游生物和發光細菌大量繁殖,海水會發出紅、黃、藍、綠等各種光色。在漆黑的夜晚,一列列波峰閃著亮光蜿蜒推進,似霍霍燃燒的火焰,有時,大片的海水都是通亮的,似藍幽幽的動蕩的水晶。波浪受到礁石的阻擋,猛烈的撞擊使海水發光更為強烈。隨著巨浪的不斷撞擊,海上碑一帶就會被一大片亮晃晃五顏六色的海浪所包圍,飛濺的海水似億萬顆晶瑩閃亮的夜明珠,不斷噴上空中,明滅不定地跳躍著,再從空中跌落下來,化為千變萬化的光帶,從礁石上傾瀉而下,如此周而復始,景象既優美又神秘,似乎把人帶進了神話中珍寶遍地的東海龍宮。“萬斛明珠”就是對這一美景的描述。面對“萬斛明珠”美景的王鐸與面對“星河影動”的蘇京心境是相似的。“萬斛明珠”雖然絢爛,但畢竟是一種“色相”,不過和他們那曾叱咤風云的歷史一樣,很快就會成為過眼煙云。心中更多的是失落和惆悵。這也正是海上碑一帶自然景物的魅力所在。至于“砥柱狂瀾”,和蘇京的“撼雪噴云”意思差不多,只不過較直露。也可以看作是王鐸的自況。


  閻毓秀題寫“難為水”時,距蘇京、王鐸題刻已有二十多年。蘇京辭世也已多年。作為安東衛最高軍政長官的閻毓秀,自然熟知一代風云人物、地方聞人蘇京的事跡。“難為水”表現了對蘇京人品才干的仰慕,也表現了他對蘇京等人一生際遇的感慨。這三個字刻在蘇京題字的下方,顯然是化用了《孟子》“觀于海者難為水”的說法和唐代元稹“曾經滄海難為水”的詩句,透露出對世事滄桑的感悟。


  在蘇京、王鐸、閻毓秀生活的時代,闖王起事,明社鼎革,清廷入主中原,那是一個閃動著刀光劍影、遍地血雨腥風的年代,清代又是一個文字獄迭興的時代,許多人會因了一句話或幾個字而莫名其妙地掉了腦袋。因此,我們不能指望海上碑的作者們能走得更遠,也不必對他們的行狀及題刻妄加穿鑿。但他們畢竟在三百多年前在這里刻下了一些句子,使我們登臨海上碑時,會由此想到歷史并浮想聯翩。我們應該感謝他們。當然,我們還應該感謝海上碑附近的居民。上個世紀八十年代,人們紛紛在落潮時到海中開采礁石作石料蓋房。附近許多礁石被一掃而空。惟獨海上碑所處的礁石,雖然質地很好又便于開采,卻毫發未損地保留了下來。使我們今天還能夠一睹古人遺跡。或許當時人們是出于對古跡的敬重,這實在是難能可貴的。


  海上碑,嵐山地區唯一保存完好的古跡,每天都在經受著驚濤駭浪洗禮的古碑。愿你長駐海濱,伴隨著日益興旺的新嵐山,一起走向未來。

發表日期:2018/12/20  瀏覽次數:433
优优影视-官网